疫情带来的三大改变将彻底颠覆足球转会游戏规则
作者:jdb电子游戏-jdb电子投注网址-jdb电子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0-05-02 01:09:08

  各种传闻堆砌在版面上,gossip由小道跨入主流,只是各种转会新闻炒作来去,实际价值,还不如娱乐八卦的花边。

  没有赛事,就没有球票销售、没有媒体版权收入,也没有更多的商业合作机会。足球,到了重新洗牌的历史节点了。

  如果英超本赛季无法完成剩余92场联赛,20家俱乐部的收入将减少大约10亿英镑。

  即便如此,仍然有媒体乐此不疲地炒作桑乔的身价、姆巴佩的转会、哈利·凯恩的未来……这些传闻中的转会,成本动辄上亿欧元,有媒体甚至将哈利·凯恩描述为“历史上第一个身价两亿英镑的球员”。

  类似数字,参考的无非是疫情爆发前的市场价格,存在着大量浮夸。在整个世界经济陷入深度衰退、疫情迟迟无法看到终点的情况下,职业足球的转会市场,不可能保持以往的喧嚣浮华。

  疫情对低级别职业联赛打击是最沉重的,因为世界各地的低级别联赛俱乐部,都非常依赖于门票收入,媒体版权对他们而言遥不可及。

  也有人认为,疫情打击可能会给整个职业体育行业带来一次体育经济意义上的“硬着陆”,或许整个足球转会市场,会因此按下一个重启键。

  已经有调查机构,类似CIES认为,未来几个窗口的职业足球转会市场,转会价格将出现大幅度萎缩,比例大概在30%左右。这意味着,以欧洲为主体的足球转会市场,较以往会减少10亿欧元以上的转会资金。这还不是全球职业足球市场的资金萎缩。

  作为现金收入最好的英超,该联赛在转会市场上的支出,根据目前收入判断,降幅至少是20%,因为俱乐部收入在普遍下降——根据足球财务专家基伦·马奎尔的估算,收入降低之外,英超俱乐部还有16亿英镑的“待支付转会费”要承兑,这是过往购买球员分期付款所欠下,需要分期偿还的债务。

  很多俱乐部负责转会的人士,例如上季从英超降到英冠的哈德斯菲尔德,该俱乐部的转会总监大卫·韦伯就承认:“如果转会市场还像过往那样高位运行,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那些豪门俱乐部现在都承认,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支付转会费了。”

  这种观点,得到了曼联等豪门的呼应。曼联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最近在一个球迷论坛上非常明确地表示,曼联肯定得收紧钱袋,应对艰难时势。

  收入下降,自然会迫使俱乐部降低开支,而转会费及薪资构成的人力成本,向来是顶级职业俱乐部的成本主体,也是彼此竞争的主阵地。

  收入既然下降,并且短期内根本看不到收入恢复的可能——空场比赛,意味着主场门票和相关经营不存在,那么人力成本必须要控制,因此转会费投入下降、薪资下降,是必然趋势。

  已经有一些欧洲俱乐部开始设定薪资上限,过往市场竞价,所产生的转会费不断暴涨势头,应该会被疫情这不可控外力打断。

  这样会形成整个足球市场的连带效应。伯恩利俱乐部技术总监迈克尔·里格就认为,由于买方购买力下降,态度也会更加谨慎,于是整个转会市场也会变得格外谨慎。

  伯恩利是在英超还算经营得当的小规模俱乐部,但已经因为疫情而损失5000千万英镑收入。里格在接受采访说,总会有球迷不管俱乐部经营状态,一定要求俱乐部花钱买人,“但是疫情让所有人都会意识到,这种时候花任何钱,都得权衡利弊。让一个俱乐部保持健康,就如同让一个家庭回避疫情感染。”

  硬币的另外一方面,也会有更多俱乐部不愿意出售明星球员——因为市场不好,卖不起价。

  每家球队都会对自己的球员更加珍惜,可能会给自己的球员开出一个比过往更高的售价——他们根本就不想出售。例如伯恩利自身培养出来的年轻左边锋德怀特·麦克尼尔。

  全球失业人口统计,目前还没有总体数字,但这肯定是百年来最痛苦的人类社会震荡,大家都喊着共度时艰,这种舆论环境下,一个俱乐部如果动用数千万欧元去购买一位年轻球员,公众影响很难正面。

  特别是不少俱乐部,例如正在进行股权变更的纽卡斯尔联队、濒临降级的诺维奇,以及荷兰、比利时和德国等很多俱乐部,都已经开始利用市政府的社会保障基金,来承担部分球员薪资。

  所以加里·内维尔提出,那些不愿意给员工支付薪资而借助政府力量来分担薪资成本的俱乐部,以及要求球员降薪的俱乐部,应该取消他们随后几个窗口的转会权。

  与此同时,各种自由转会,有可能成为未来几个转会窗的主流交易模式——已经有很多球员,根据自己的合同状况来把握进度。

  像托特纳姆热刺的比利时中卫维尔通亨,他的合同在2020年年夏天到期,他已经公开表态会选择离去。而他的国家队队友穆尼尔跟巴黎圣日耳曼的合同也将到期,据说穆里尼奥已经在跟穆尼尔进行私下沟通。

  自由球员没有转会费,成本集中在薪资上。这对其母俱乐部不利,但对球员以及未来俱乐部都节约了成本。

  过往转会市场的火爆,和豪门俱乐部之间竞价、攀比直接相关,而疫情期间,像皇马巴萨这样的俱乐部,损失都上亿欧元,巴萨哪怕和国米劳塔罗·马丁内斯有约定,但不支付其1.2亿欧元违约金,国米不可能放人,而巴萨现在还真支付不起这样的现金。

  所以,用拉基蒂奇、阿图尔、乌姆蒂蒂等球员搭配进行“换人”的可能性,或许更高。

  疫情的到来,或许会让桑乔、姆巴佩和凯恩们感慨生不逢时。他们本来都有刷新转会费纪录的可能,但经济环境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得接受更低调务实的体育经济操作模式。